Thursday, November 1, 2012

在天堂微笑


我的阿嬷是可爱的阿嬷。她三两天来我家有时只是转一圈就回家了,有时总爱重复又重复地问"这个是谁?这个是阿妮吗?"大部分的时候阿嬷都会把我家的拖鞋穿回家把自己的留在我家。有时候甚至同时间会有两双拖鞋不见掉。她清醒的时候的解释是"两双看起来好像都是,所以我脚穿一双手拿一双回家咯!"不清醒的时候呢?她打死不承认那是她做的好事。

我的阿嬷是贴心的阿嬷。两个月前的有一天旁晚,我一个人坐在门口乘凉。阿嬷走过来问我在做什么,我敷衍回答没做什么之后问回她要做什么? 她既然说"我看你一个人坐这边挺可怜,我来陪你坐一下!"我的阿嬷让我感动到心坎里去。

我的阿嬷是了不起的阿嬷。她一个女人含辛茹苦的拉扯六个孩子,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任何一个孩子,甚至让大部分的孩子都受教育。要知道四十年前在一个不是很富裕,一个女人支撑的家庭来说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我的阿嬷是坚强的阿嬷,她到临死前都不愿倒下。堂哥发现她昏迷的时候,她的手是抓着排水管站着失去知觉的。她的不愿麻烦人,临死都要坚强的性格将会是我永远的借镜。

我的阿嬷是爱美的阿嬷。她明明很爱美,总爱叫人帮她染头发。那天旁晚她来到我家串门子看到我五颜六色的指甲,她说"哇,你的指甲很美哦!"当下我马上说我要帮她擦,她起初扭扭捏捏说老人家不要擦,但在我一再坚持下答应只擦一指。在她同意的情况下在她尾指擦上分红指甲油。她看着自己的尾指好不得意!两个星期后的那天晚上看着她尾指残余的粉红指甲油眼泪不自觉的滴下来。

我的阿嬷是善良的阿嬷。有一阵子总会听到她喊"咪咪咪咪〜" 凡她走过的地方都会有一群的猫跟在后面好像她是大姐大。原来她一口气养了六只猫咪。她的大爱甚至延伸到后来离家多年的阿公回来,她都无怨无悔的接纳和照顾他。

我的阿嬷是通晓多语的阿嬷。阿妈并没有受什么教育,字都不认得几个。但她除了自己的籍贯母语兴华话,她还可以说流利的福建话,福州话,马来语,伊邦语。有时她混乱起来就爱把几种语言胡乱参用。

我的阿嬷呀!你知道你的离去让我们多么不舍吗?除了一直安慰自己我们总有在天堂相见的日子还怪你没让我们有心理准备。

在您断气的那一刻在你额头印上的那一吻是要让您知道,阿嬷,我们都爱你。即便您已在天堂看着我们微笑,您永远都会活在我们心里。再见了,阿嬷!


1 comment: